通航机场筹建咨询服务
当前位置:新闻>>制定通用航空专项发展规划 助推深圳通航步入“低空时代”

制定通用航空专项发展规划 助推深圳通航步入“低空时代”

通航产业网 2016年11月30日 来源: 深圳晚报 浏览: 评论   收藏

摘要:对于布局通用航空产业,深圳国投通航的负责人蔡磊坦言,通航市场目前处于培育阶段,这将是一场持久战,他打算投资10亿元发展资金,覆盖公务机、私人飞机、飞机制造等一系列通用航空产业链。

  天上有航线,地上有机场网络,空域管理有规范,通用航空才能真正起飞。

  这一次,中国低空时代似乎真的要来临了。

制定通用航空专项发展规划  助推深圳通航步入“低空时代”

  随着国务院2016年5月颁发《关于促进通用航空业发展的指导意见》以来,沉寂了60多年的通用航空,迈着“大跃进”的步伐,在一夜之间席卷全国。半年之后,国内不同区域、不同城市紧锣密鼓地编织出了各自的发展蓝图、战略部署。

  然而,在迎接这一场高速交通的“第四次革命”之前,历史遗留的空中枷锁在等待着蜕变,重构一套关乎政府、市场、企业、消费者的标准体系,来支撑起这个“战略性新兴产业”,打造成一个“万亿元规模的市场”。

  作为一个创新型城市,站在这场变革潮流最前沿的深圳,更是到了行动的关键时刻了。

  布局万亿低空时代

  为了布局深圳低空时代的市场,蔡磊准备了10个亿。

  8月25日,紧跟着通用航空改革的步伐,蔡磊筹备了半年的国投通用航空有限公司成立了。这是自国务院颁布《关于促进通用航空业发展的指导意见》以来,深圳市首批成立的通用航空公司之一。

  所谓通用航空,是指使用民用航空器从事公共航空运输以外的民用航空活动,包括从事工业、农业、林业、渔业和建筑业的作业飞行以及医疗卫生、抢险救灾、气象探测、海洋监测、科学实验、教育训练、文化体育等方面的飞行活动。

  事实上,在今年3月之前,蔡磊作为投资界金融并购专家以及身兼几家公司董事长,对通航行业并没有太多的了解,唯一与通航关联的只是他儿时的一个梦想。在农村长大的蔡磊,儿时便向往成为一名飞行员,驾驶着飞机自由翱翔于天空中,但一直没有机会实现。

  直到2016年3月,蔡磊发现了通用航空行业正在逐渐往开放的趋势发展,这让他觉得梦想可以换另一种方式来实现,于是萌生了创立一家通用航空公司的想法。

  起初,这个想法并没有都得到身边朋友的认可,即便是他的妻子,也认为这是“异想天开”,这个一直处于冰冻期的行业曾让许多人望而却步。

  “越是在别人不看好的时候,越要坚持自己的判断”,蔡磊在接受深圳晚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是他在投资界十多年所一直保持的战略习惯,他知道必须在行业“井喷”前布好局,未来的胜算才更大。

  随后,蔡磊对通用航空产业展开了长达半年的调查,在此过程中迎来了中国通用航空发展的第二大转折点。5月13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促进通用航空业发展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意见》将通用航空业称为“战略性新兴产业”,提出要把通航产业打造成一个“万亿元规模的市场”。此前,航空业界认为中国的通用飞机受制于政策,而随着政策的陆续开放和国民消费能力的提升,这被视为产业爆发前夜的信号。

  《意见》让蔡磊看到了未来通用航空产业的前景。当然,在看到前景之余,也有行业发展现实的投射。他也知道,想在这个号称“万亿级”的通航市场上谋一席之地并不容易,在短期内实现盈利更是难上加难。

  对于布局通用航空产业,蔡磊坦言,这是一场持久战,目前通航市场还处于培育阶段,他打算投资10亿元人民币作为公司长远发展的资金,覆盖公务机、私人飞机飞机制造等一系列通用航空产业链。

  在深圳,国投通用航空有限公司提前布局通航市场只是这股潮流中的一个缩影,今年以来,类似的通航公司在深圳也成立了10余家,注册资金几千万元到10亿元不等。此外,还有一些项目正在快马加鞭地筹备着。

  与此同时,国内其他地方通航企业的数量也在不断增加,空中游览、公务飞行、娱乐飞行、医疗救护等新型业务不断增长,业务发展逐渐呈现百花齐放的特点。规划建设的通航机场数量在不断增加,通航保障能力也在不断提高,以往沉寂了60多年的通用航空产业在短时间内生根发芽。

  这一切在以往看来不可思议的背后,来源于半年前政策上的一场“顶层设计”。

  “顶层设计”打开通航产业风口

  2016年5月13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促进通用航空业发展的指导意见》。《意见》提出,到2020年,建成500个以上通用机场,培育一批具有市场竞争力的通用航空企业,经济规模超过1万亿元,初步形成安全、有序、协调的发展格局。

  该《意见》涉及通用航空产业链的全部环节以及相关部委、地方政府、企业和消费者。在通航业界普遍看来,这是政府首次站在整个产业链的高度出台通用航空改革的“顶层设计”政策,试图打开“万亿元规模的市场”。

  在这项“顶层设计”中,作为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通用航空产业研究中心主任的高远洋,间接地当了回“军师”的角色。《意见》中采纳了他曾在不同场合提出的从国家层面支持建设通用航空工程中心,为通用航空制造产业体系提供技术支撑等相关政策建议,让他感到很欣慰。

  “如果站在风口,猪都可以飞起来,何况是带翅膀的通航飞机?”时隔《意见》出台半年,高远洋巧妙地把互联网创业的流行语和通航的发展趋势结合起来,表达了对《意见》出台后通航发展的满满信心。在他看来,这次《意见》的出台是中国通用航空发展历程中的第二大转折点,也是又一个“通用航空发展的风口”。

  事实上,由于种种因素的限制,即便中国通航与中国民航同步发展,有着60年的历史,但发展水平和速度远远滞后于运输航空的发展。

  其中,最关键的限制因素在于空域管理。虽然早在2010年,国务院、中央军委出台的《关于深化我国低空空域管理改革的意见》,明确提出开放低空,支持通用航空发展。但6年多的时间过去了,低空空域开放及低空开放后的管理问题仍然悬而未决,涉及低空空域的一些关键性政策还未出台。

  “这导致了通用航空飞起来难、落地难,要实现点到点、跨区域常态化飞行更是难上加难,致使通用航空的社会经济效益得不到应有体现,使行业参与者尤其是一些新进入行业的投资者从最初的兴奋到无尽的期盼,再到后来的徘徊与失望,甚至有人选择离开这个行业”,高远洋在接受深圳晚报记者采访时分析说。

  于是,空域改革也成为了今年通用航空发展的关键之处。《意见》明确提出“实现真高3000米以下监视空域和报告空域无缝衔接”,而之前则是“1000米”。

  高远洋认为,这是一次重大突破,为实现点到点低空飞行的常态化奠定了基础。唯此,通用航空作为交通工具的属性才得以体现,也只有将通用飞机作为交通工具使用,方能成就通用航空产业。不过,无论是当时1000米还是现在3000米,都不是绝对不能突破的天花板。

  “不仅仅在空域改革方面的突破,《意见》从国家层面再次明确了支持通用航空发展的政策意向,提振了行业发展信心;再者,从国家层面,跨部门去协调解决制约行业发展的制度性和体制性问题,促使通用航空破局发展;同时也为关键性、具体的问题,指明了方向或解决措施,明确了责任主体;并推动了正在走程序或者尚在酝酿之中的政策的出台”,高远洋告诉深圳晚报记者。

  伴随着这场“顶层设计”的推出,10月11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近期推进通用航空业发展的重点任务》,安排部署了5个领域、21项重点工作。一系列的政策,再次推动了各地发展通用航空的步伐。

  几乎所有的迹象都表明,中国即将迎来一场“革命”——既被称为高速交通的“第四次革命”。

  离“第四次交通革命”还有多远?

  “我在谈论通航产业的发展时,很多人还不知道通航是什么。”在向深圳晚报记者描绘中国通航产业的发展情况时,三航工业技术研究院院长、通用航空产业专家组成员杨金铭选择用“萌芽期”来形容。

  杨金铭经常去美国,芝加哥他去得最多。在芝加哥每个主要公路的出口,都有一个通航机场,这样的机场光在地图上数得到的就有二三十个。他乘坐小的固定翼飞机,从芝加哥飞到密歇根,两三个小时便可到达。

  对于美国,通航飞机遍及民众生活方方面面。事实上,在美国每4次起飞就有3次在通航飞机上发生。截至2015年,全球有超过362000架通用航空飞机,其中美国有飞机约204000架,公共机场有5000多个。

  根据美国通用航空制造商协会(GAMA)数据显示,通用航空业每年为美国经济贡献超过2190亿美元,产业雇用人数达110多万。在美国,每年通用航空飞机飞行量2300万小时,其中超过三分之二的飞行量用于商业。

  而在中国,截至2015年底,飞行量达73.2万小时,通用机场有300多个,通用航空企业有281家,在册通用航空器有1874架。从总体上看,我国通用航空业规模仍然较小。

  在《意见》出台之后,中国通航产业再次奋起。根据通航资源网发布的《2016年中国内地通航企业实力报告》显示,截至2016年10月底,中国内地(包括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共有364家通航企业,同比增长22.15%。

  10月16日下午,广东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徐少华强调,当前,广东正处于航空产业大发展、大提升的关键阶段。广东省将发挥独特优势和重要地位,以广州白云国际机场为龙头,努力将珠三角机场群建设成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航空门户。

  曾经参与珠海、澳门等多地通用航空产业发展规划,并研究过珠三角通用航空发展的高远洋认为,在珠三角机场群中,通用航空无疑充当着重要的角色。珠三角也将是中国未来通用航空发展最活跃的地区之一。

  目前,广东地区拥有的通航企业共计29家,运营的飞机数量共计255架,仅次于四川的311架和北京的278架。

  此外,各省市纷纷将通航机场的建设纳入自己的“十三五”发展规划当中。四川拟建83个通航机场,新疆初期规划建设56个通航机场,江苏规划43个,内蒙古规划37个,河南、江西均规划15个,广州规划了3个二类、40个三类通航机场。

  “没有机场,我们买飞机干什么?”深圳市星雅通用航空有限公司直升机项目组负责人、规划部总经理祝子霖对深圳晚报记者说,建机场比买飞机更为迫切。据媒体报道,截至今年11月,我国在民航局注册的通用航空机场不到100个,其中广东8个、湖南3个,湖北有4个,河南有2个,还有9个在建。而深圳目前尚无开放的一类通用航空机场。

  在参与了《深圳市航空航天产业发展规划(2013-2020年)》规划的通用航空产业专家组成员杨金铭看来,航空是代表性最高的科技,是工业的明珠,而通航标志着“第四次交通革命”。

  “深圳作为一个富含高科技的创新城市,如果不去发展通航,那么从逻辑上来讲,它的‘创新’就不具备很强的水平。”杨金铭说。

  期待出台通用航空专项发展规划

  一年前,星雅通航有限公司(简称“星雅”)的广深城际航线进行了首次测试。之后如果进展顺利,他们将展开每周一上午和每周五下午广州、深圳和珠海之间的航线。一年之后,再次谈及当时的广深珠航线,直升机项目组负责人、规划部总经理祝子霖深感通航市场艰难。

  在去年首次测试之后,祝子霖等了一周左右,只接到零星的几个乘客的订单,凑不齐一整班飞机,只好取消航班。

  直至今日,这条航线依然有效,但无论是稀少的顾客数还是高达两三千元的单人票价,对于星雅而言都是硬伤。今年星雅再次进行航行测试,飞机飞至广州越秀区,乘客们感觉都很好。突然,飞机接到一个空军执行任务的信号,机长不得不迫降到白云机场旁边的一个小起降点,乘客们“一脸懵圈”。

  在《意见》将低空空域从1000米开放至3000米时,诸如星雅这样的通航公司依然需要面对跟各个城市的空管部门有效协调的问题。

  “在市场上,我们算是过得比较好的了。”祝子霖向深圳晚报记者表示,很多类似星雅的通航私企,不是巨额亏损,就是已经倒闭。2015年星雅账面上的亏损为170万元人民币,而这个数额并不包含飞机的折损。

  祝子霖希望商务机飞行也能得到补贴。中国在通航上的补贴集中在农林作业和海上石油作业,深圳也没有补贴纯商务运作的通航飞行的先例。在国家发改委将东部华侨城和星雅合作的项目列为16个通用航空旅游示范工程之一时,星雅从“游击队”变为“正规军”,祝子霖觉得终于有底气谈及补贴一事。对于像星雅这样的通航公司,政府的政策扶持关乎存亡。

  “本来飞机这个行业就很复杂,很多企业只能在边缘上游荡,干不好就亏。”在深圳市中信海洋直升机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信海直”)对外事务部经理张兵眼中,航空产业是“三高一低”的——高技术、高资本、高风险,还低效率。立足于海上直升机石油作业的中信海直,今年拿到了民航4000多万元的补贴。作为通航产业的“龙头老大”,在公务机飞行上,中信海直依然谨慎地选择单一航线和客户进行小项目运作。

  在张兵和祝子霖看来,关于飞机的一切都是“一条线”上的问题,从上端的制造业到下端的经营,都与市场息息相关。美国的通航产业非常发达,是因为其飞机的生产、销售、加油点、配件的更换和维修等过程组成了一个非常完备的体系。

  相比之下,中国通航产业基础设施建设相对滞后,低空空域管理改革进展缓慢,航空器自主研发制造能力不足,通用航空运营服务薄弱,与经济社会发展和新兴航空消费需求仍有较大差距。

  从传统的飞机作业和商务交通来看,深圳在通用航空产业上是较有基础的。再加上无人机,深圳的通用航空在全国是比较领先的。三航工业技术研究院院长、通用航空产业专家组成员杨金铭评论说,从全国来看,通用航空的发展还是比较慢的。

  杨金铭说,市场的运转和政府政策扶持需要一个需求点才能结合,最能够发展通用航空的是应急救援。救人是很迫切的需求,当前,广东成立了广东民航医疗快线有限公司,但只是刚刚开始。具体与医院的对接和收费,都需要与市场进行磨合。在深圳发生灾害时,第一时间出现的应该是飞机。如果做到了,通用航空业就会兴起。

  在《意见》出台之后,各省市动作很快,“通航机场都在建,飞机都在买”。但杨金铭认为,整个通航产业真正“动”起来是指我们都能“飞起来”,从社会的方方面面突破空域发展的无形枷锁。

  杨金铭参与规划的《深圳市航空航天产业发展规划(2013-2020年)》提出,目前深圳已经发展成为微小卫星、卫星导航基础构件及终端设备等研发制造的重要基地,未来将优先发展航空电子、无人机、卫星导航、航空航天材料、精密制造装备等领域,积极培育微小卫星、航天生态控制与健康监测,通用航空现代服务等产业,实现航空航天跨越式发展,目标是到2020年产业规模达1500亿元。

  “对于方向性的政策,需要相关部门进一步研究出台相应的具体措施、行动计划、细则等。以及形成一个良好的管理机制、管理办法、管理程序,制定切实可行的协同管理机制”,在接受深圳晚报记者采访时,高远洋表示,与通用航空发展息息相关的《低空空域管理使用规定》以及《低空航图》还需要尽早颁布;通用航空规章体系、机场网络建设、通用航空运营服务与安全保障体系都需要尽早建立和完善,这些都是通用航空发展至关重要的环境建设要素。

  高远洋觉得,深圳有一个很好的金融环境,在发展公务机、航空旅游之余,未来既可以形成通用航空中小型企业聚集中心,同时也可以发展成国际通用航空产业链交易中心。目前,深圳并没有通用航空的专项规划,通航机场仍在选址当中。而珠三角其他城市诸如珠海、东莞、中山等都已启动了通用航空专项发展规划,通航机场也正在如火如荼地建设当中。

  在高远洋看来,深圳通用航空的发展最好研究一个专项发展规划,以及加快通用航空机场等基础设施的建设,让深圳通用航空产业真正实现“飞”起来。

分享到:

评论内容

相关评论

刷新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招贤纳士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14 ethc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4053064号 网站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6466
在线客服 >>
李老师 1746871988 金老师 3230539724 咨询热线 010-64603813